到粮站就不是一块一毛八了

2020-06-09 20:29

定远县农业副县长杨锋平:这些大户是由企业负责人确定的,找自己信得过的人,大批粮食款子让少数人来掌握,这些恰恰是收购粮食企业的朋友或者亲戚或者有一定关系的人。”

央广网定远7月20日消息 最近,中国之声连续报道了“安徽定远上千农户追讨粮食收购款,中储粮二千多万财政资金轻易被挪用”的事情。报道播发后,国家粮食局发出紧急通知:严查向售粮农民“打白条”行为。通知强调,国家政策性粮食收购执行主体要担负起不向售粮农民“打白条”的主体责任,防止发生任何形式的“打白条”问题;立即对各类粮食企业兑付粮款情况进行全面排查,防止发生挪用收购资金、“高息”骗用农民售粮款等违规违法行为。

定远县民生米业挪用本该给售粮户的两千多万粮食收购款,这一事件“东窗事发”,在当地粮食收购企业中引起较大震动。作为中储粮租赁的一个收储库点,民生米业老板雍军之所以能轻易挪用粮款,主要原因在于中储粮“假租赁,真委托”。中储粮和这些收储库点仅是场地租用的关系,却把收粮的一系列环节都委托给了这些收储库。

“粮安天下”,国家连续多年启动粮食“托市收购”,就是为了保护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和利益。但记者调查发现,在安徽定远县、长丰县等粮食主产区,农民普遍陷入售粮款结算及时兑付难,真正得到最低收购价保护难,粮食收购主力军监管难的现实困境。

定远县一位规模较大的粮食企业老板老段(化名)说,中储粮让民生米业老板指定几个账户发放粮款,给了资金收转困难的雍军挪用粮款的可乘之机。

国家粮食局发出的紧急通知要求,要严格约束收粮企业和粮食经纪人,切实做到“一手粮,一手钱,现款结算”,严格管控收购企业和粮食经纪人,但粮食部门对整个行业的监管较为粗放。

雍军坦言:如果中储粮这一块所有的人监管到位,自己实际去操作,我一分钱也用不到啊。本身收储备跟我们租仓库的企业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中储粮滁州直属库主任王忠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他们收粮、打款对接的主要是粮食经纪人。按照相关规定,中储粮在“托市收购”时的资金结算,应及时支付给售粮者本人。但为图结算方便,中储粮只是打款给承租企业提供的几个账户。

按照相关规定,中储粮租赁的收储库点粮食收购过程中,至少应有5人在现场,承租的仓库企业不应在任何一个环节插手。而在实际操作中,这一规定形同虚设。定远也并非个例。

长丰县一位米厂老板杨正:目前为止,在合肥地区,可以讲,中储粮收购,当时给钱的几乎没有。(米厂)有的开个单子给你(农户),甚至不开单子给你。但是老百姓来卖,中储粮不收你的,只收经纪人的,小贩子再收老百姓的。

实际上,这种风险在当地已存在多年,只不过民生米业的资金链断裂,这一行业潜规则才被公之于众。

通过几天来的深入调查,记者发现中储粮在粮食收购的资金发放环节,存在多重风险。

老段:储备库在资金发放上面,按道理讲粮食卖了,就该直接发放给农户,不应该让他去这样操作。这是收购的共性,每个企业都是这样。

层层扒皮,国家政策是一块一毛八,到粮站就不是一块一毛八了。中储粮搞一部分,粮站再搞一部分,粮站再承包给其他人,他再搞一部分,老百姓到手哪有一块一毛八,都剥了多少层了嘛

定远邻近的长丰县,一位米厂老板杨正(化名)告诉记者,他们这个收储点,中储粮只派来了一个监管员。

粮食经纪人,俗称“粮贩子”。如今,活跃在粮食收购一线,连接千家万户和粮食企业的,就是这支主力军,中储粮在安徽定远、长丰等地收粮,对接的正是这些粮食经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