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校已成为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

2020-10-28 23:14

对此,市教委基教处处长倪闵景认为,名校有好老师好课程,一般的学校同样不乏特色课程优秀教师。将这些资源盘成“一湖活水”,让其结合各校实际情况,激发出更大的办学活力及创新的积极性,使各校的长处更长,补上短板,才是目标所在。

据了解,在不改变原有所有权、不妨碍学校正常教育教学活动的情况下,学区内、集团内所有学校都可获得伙伴学校校舍场地、设施设备、课程教师等教育资源使用权。而且,优质学校的理念、管理、课程等经验和方法可以向更多的学校推广。学区、集团内部学校之间师资流动,也能将好学校的教学模式和方式等带入普通学校。这样的话,学区内学校通过教育资源配置、人员流动、课程共享、活动交流等产生资源整合、优势互补等效果,不但不会稀释优质教育资源,反而会增加优质教育资源效应,促使每所学校朝着优质方向发展。

倪闵景直言,上海义务教育阶段的校际差距,已不在于“砌墙头”、“搬砖头”这样的硬件资源配置。通过学区化集团化发展,可以让更为科学的办学理念及课程管理经验得以传播,在更广范围内落地生根,发挥更大作用。

有一种担忧是,多校协同、资源整合,会不会带来“千校一面”的局面,那显然不利于学校特色发展,以及学生的个性化培养。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指出,如今家长择校更多的是择名校,未来择校会随着社会进步和教育发展而进入一个新阶段,家长和学生以孩子个性发展来择校。他认为,教育均衡发展到高层次后,学校与学校之间更多的不是教育质量和水平的差距,而是教育特色的差异。比如,有的学校擅长理工科,有的是语言特色类学校,而有的学校以艺术见长等。择校,也就进化为“择需”,即家长与孩子共同选择适合其个性与兴趣发展的学校,这样才能体现更高层次的教育公平。

专家提醒,集团化办学和学区化办学不是办连锁店,不是简单复制学校办学模式,而是一种新型学校组团发展模式,各校借助集团和学区搭建的高质量平台,促进主动发展。本市的这一办学发展路径,应是一种“和而不同”,形成优质教育资源的再生过程,它要求各伙伴校在相互借鉴的基础上,逐步奠定各自的办学优势,并形成各自的办学特色。在这一过程中,可以采取移植再造、合成创生、差异布局等策略,提升伙伴学校的特色培育能力。

市教委负责人指出,学区化、集团化办学,聚焦重点是区域内教育内涵发展水平,旨在通过优化区域教育生态、教育教学资源的共享共创、教师专业发展活动的智慧传递,重点实现学区内和集团内学校内涵发展水平的整体提升。

对此,市教委表示,首先在评价要素上,要以上海“绿色指标”为依据,看集团或学区内全体学校的整体办学质量,以及每一所学校的办学质量;第二,变化因素也要考虑。主要是集团或学区内优质教育资源总量增长情况和学校差距缩小情况;第三,在评估方式上,在以往教育评价的基础上,着力引入第三方评价机制,委托专业机构实施评价,将评价结果作为市区教育行政部门对集团化学区化办学决策的重要参考,并逐步将其纳入对区县考核的指标之一。

“现在家长考虑得非常周到,光打出‘名校分校’这块牌子,他们是不买账的”,杨浦区教育局局长邵志勇坦言。2005年起,区里以小学名校为核心试点建立教育集团,辐射优质资源,区内家长问出的第一个问题,往往是“牌子挂上了,学校正宗吗?老师来不来?”实际上,来自社会的这个问号,同样高悬在本市探索学区化集团化办学的道路上。由优质学校牵头的“圈子内”学校办学质量是否都能得到保证?会不会因此反而拉下了原有的好学校,导致“均贫富”?这些都成为家长们共同的担忧。

业内人士表示,评价主体上,除了教育机构和第三方机构等,集团化学区化办学情况可增加老百姓满意度测评。同时教育集团和学区应面向家长和社区开放,既吸纳更多资源,也在实践探索中不断获得反馈信息。

当前,择校已成为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既有教育系统外的原因,也有教育系统自身的因素。随着近年来上海均衡配置义务教育资源、推进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缩小学校间内涵发展差距,成为缓解择校问题的重要途径。

本市这一办学创新探索覆盖面广、影响深远,在实践过程中,究竟如何评估?也是多方关注焦点。

“徐汇区用20年时间实现了南北均衡,现在继续深化‘学区均衡’,达到‘街镇均衡’。”徐汇区教育局局长庄小凤介绍,徐汇区康健街道虽然有世外中学和世外小学两所民办校,几乎没有一所具有一定知名度的公办学校,老百姓觉得“实惠不大”。去年起,区教育局委托这两所民办校管理康健外国语实验中学和康健外国语实验小学。随着好学校的管理经验和国际融合课程注入,这两所新校发展初有成效,成了择校大热门。康健外国语实验中学前年只招到70名学生,远远招不满,今年已经招生180多名,达到满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