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知在哪里

2020-11-07 12:35

含氟化物废水直排东江

不少当地村民反映,这几年时常闻到空气一股怪味,听说附近有化工企业,但不知在哪里,“好几年了,经常白天晚上都很臭。”

电镀废弃的氰化物随着红褐色电镀污水横流,进入一个锈迹斑斑的暗管,排入到出租屋外面的下水道,最后进入珠江。番禺区环保局介绍,从检查来看废水排放量每天有几十吨进入珠江。

由于污染企业知道目前广州污染查处严格,多选择在隐蔽的山中、城中村封闭的民宅里生产,加上执法人员缺乏和手段落后,环保部门和当地街道都不知道很多污染企业存在。

污染多年为何查处难

广州市环保局表示,广州的规模化环境污染问题,需属地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协同配合,从产业园区规划入手加以根治,共同保护环境。但产业园也不是万灵药,“电镀行业还会存在100年。产业园的租金70元/平方米,污水处理10元/吨。而在城中村每平方米只要十几二十元,电镀厂的废水还可以偷排。”番禺环保部门介绍。

现场村民告诉记者,大源村这里,有一两百户,他们很多都把自己的民宅出租给了商户,供他们从事衣物,桌布的水洗软化工作。广州市环保局监察执法支队人员介绍,这些污水根本就未经过任何的净化处理就直接通过管道排在门口的河涌中,污水瞬间便把溪水染成了蓝色。混杂黑色生活废水后,蓝黑水进入沙坑涌,汇入流溪河。

在白云区大源村,村内的不少民宅里都放置了大型的水洗机器和用来软化牛仔服装的化学制剂原料,俨然变成了牛仔裤水洗作坊,这些作坊大都灯光昏暗,条件简陋,整个室内同时弥漫着一股浓烈刺鼻的化学品气味。只见作坊里的工人们正淡定地将成筐成筐的牛仔服和牛仔裤放入洗衣机内洗涤软化,对执法人员的到来见怪不怪。

5月30日,广州市环保局兵分三路突袭花都、白云、增城、番禺的污染企业。羊城晚报记者跟随检查发现,广州企业规模化水污染严重:高浓度氰化物排入珠江,污染多久当地环保局不知;含氟化物废水直接排东江,多次查处无效;白云区则出现“红蓝黑多恼河”,污染广州备用水源多年。

被突袭时,工厂正生产的成品有镀金、镀银和锌合金。“镀金需要用氰化物进行融化的,而且需要的氰化物浓度非常高。不然做不好。”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污染多久当地环保局不知

增城中福路霞迳村路段的广州市新南华玻璃有限公司,经营加工、生产平板玻璃,有玻璃生产线9条、清洗机3台(2台在用)、磨粉机2台、熔炉2座。厂区到处是黑色的积水,玻璃碴到处都是,厂房窗户无一扇是完整的。生产区,两台装卸车轮番将废玻璃碴倒进一大型铁制漏斗里,漏下的废玻璃碴经传送带送去自动清洗。

广州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坦言,对于广州这些规模化的污染问题,处理起来很困难,不是群众想象的查封那么简单。

原来,一家叫“鸣兴电镀(深圳)有限公司蓝天电镀厂”的企业暗藏在巷子里一个亲嘴楼楼梯间后面。从狭窄的门进去,里面只有肮脏的办公室,门口有几个看门人警惕看着周围。办公室里面有小门,进去后豁然开朗:100多平米面积,整齐地排列着4条人工水洗电镀生产线,检查时机器正在生产。工厂周边的窗户全部封死,封闭的空间中阵阵电镀浓酸雾通过排气风扇外排。外人无从知晓楼里的营生。

清洗废玻璃碴的废水直接汇流进一侧的小沟里,然后再直接排进附近一废弃的池塘里。“这些废水未经任何处理就排放进了池塘,然后流进大田河和西福河。”增城环保局执法队人员说,这两条河流为东江支流,清洗废玻璃的废水中含化学需氧量、生化需氧量和氟化物等污染物,大田河和西湖河的水是用来灌溉的。

牛仔服作坊污水进流溪河

环保法律处罚力度弱、违法成本低、企业守法成本高也是环境违法频发原因。白云区环保局钟伟东局长透露,类似大源村的这些小作坊,半年前就已发现并对其进行了查处,这次来属于回访。由于目前旧的环保法律并未赋予环保部门强制执行的权力,因此需要法院配合才能执行;而这些小作坊正是利用环保部门没有实质的强制执行权这一漏洞,经常采取躲、拖等手段来逃避执法,环境执法难已经属于老大难问题。

增城环保部门多次对该公司进行查处,责令其补办环保手续,并作出补办手续及停产整改处罚。但该公司拒不履行处罚决定。目前该案移交当地法院强制执行。

番禺区大石街富山路是个城中村。不少村民建起5-7层的亲嘴喽,出租给服装、印花企业,低楼层生产,高楼层住宅。在区内记者没有看到污水处理厂,所有废水直排河涌进入珠江。

这电镀厂到底在当地多久了,番禺区环保部门表示不知道。